导航菜单

对越自卫还击战一线指挥官:一日七连长,燃尽一辈子

  永远的连长陈晓成

  晓成,我们是一个老部队出来的兵。但真正了解他,却是在他退休后,因为他为其曾经的连队中参加对越作战的战士们的奔波和呐喊过程中!

  

  摄影:张曙光

  陈晓成,1952年出生于军人之家。18岁入伍,进入河南54军。1978年底,已经担任连队指导员的他随部在湖北农垦,一天他们突然接到“紧急任务”要求迅速收拢,返回河南。陈晓成隐隐觉得,这次战备和以往的氛围不同。

  

  1979年1月初,54军进行扩编,很快参战命令下达,陈晓成被调往一个新组建的连队七连担任连长,而因此有了一段辉煌的参战历史。在这次战役中,他所指挥的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官兵中五个一等功,六个二等功,三等功数十个,他们七连的作战战例,被作为优秀战例载入军队史册!但了解他以后才明白那些光荣的印记都不是晓成最怀念的,唯一刻骨铭心放不下的是那支因为参战扩编组建战后又p编的七连遗留下的人和事。这支连队生存的历史只有三年多,到作为连长的陈晓成,却有着一生的记忆和情怀!

  

  记得第一次深入交谈是2012年,因为连队“活着的烈士”何元海需解决基本生存问题,陈晓成从自己住所地成都,带着来自北京的今日主播的记者们往返于湖北的城乡。

  

  在随后的许多日子里,陪同凤凰卫视等更多的媒体,为七连队更多的战士出入于各级相关部门、媒体和战士的家乡,不断地行走在不同的乡间小路上。

  

  老连长的来访活着的烈士何元海有了笑容。

  

  擦拭自己墓碑揭下的照片,有谁能体会这其中的酸楚。

  2017年,时隔当年参战38年后,七连在河南商城有了第一次聚会,我亲眼看到七连战友们相拥、欢笑、流泪,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七连存在很短暂,但犹如一颗流星,虽一划而过,但燃尽全身”。

  

  这些大部分经济不宽裕的老兵们,靠打工有的甚至是靠战友之间资助,千里迢迢来到商城只为战友间的一抱,只为能够在听一次连队干部们的一声口令。

  

  今年7月,晓成再一次来到湖北孝昌的一所农舍,曾经的战士刘玉堂,向老连长倾诉着心中的憋屈和无奈!

  

  2012年晓晨寻找战友时头上还是密发浓浓的满头。几年下来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战友们的事任重而道远,晓成连长又在路上。

  

  写在建军节前夕,献给情系军队的老兵们。

  永远的连长陈晓成

  晓成,我们是一个老部队出来的兵。但真正了解他,却是在他退休后,因为他为其曾经的连队中参加对越作战的战士们的奔波和呐喊过程中!

  

  摄影:张曙光

  陈晓成,1952年出生于军人之家。18岁入伍,进入河南54军。1978年底,已经担任连队指导员的他随部在湖北农垦,一天他们突然接到“紧急任务”要求迅速收拢,返回河南。陈晓成隐隐觉得,这次战备和以往的氛围不同。

  

  1979年1月初,54军进行扩编,很快参战命令下达,陈晓成被调往一个新组建的连队七连担任连长,而因此有了一段辉煌的参战历史。在这次战役中,他所指挥的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官兵中五个一等功,六个二等功,三等功数十个,他们七连的作战战例,被作为优秀战例载入军队史册!但了解他以后才明白那些光荣的印记都不是晓成最怀念的,唯一刻骨铭心放不下的是那支因为参战扩编组建战后又p编的七连遗留下的人和事。这支连队生存的历史只有三年多,到作为连长的陈晓成,却有着一生的记忆和情怀!

  

  记得第一次深入交谈是2012年,因为连队“活着的烈士”何元海需解决基本生存问题,陈晓成从自己住所地成都,带着来自北京的今日主播的记者们往返于湖北的城乡。

  

  在随后的许多日子里,陪同凤凰卫视等更多的媒体,为七连队更多的战士出入于各级相关部门、媒体和战士的家乡,不断地行走在不同的乡间小路上。

  

  老连长的来访活着的烈士何元海有了笑容。

  

  擦拭自己墓碑揭下的照片,有谁能体会这其中的酸楚。

  2017年,时隔当年参战38年后,七连在河南商城有了第一次聚会,我亲眼看到七连战友们相拥、欢笑、流泪,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七连存在很短暂,但犹如一颗流星,虽一划而过,但燃尽全身”。

  

  这些大部分经济不宽裕的老兵们,靠打工有的甚至是靠战友之间资助,千里迢迢来到商城只为战友间的一抱,只为能够在听一次连队干部们的一声口令。

  

  今年7月,晓成再一次来到湖北孝昌的一所农舍,曾经的战士刘玉堂,向老连长倾诉着心中的憋屈和无奈!

  

  2012年晓晨寻找战友时头上还是密发浓浓的满头。几年下来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战友们的事任重而道远,晓成连长又在路上。

  

  写在建军节前夕,献给情系军队的老兵们。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