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以爱之名行伤人之事,他是恶魔,她受不了他的爱,千方百计逃离

22: 48: 21多愁善感的故事

605400664695fbc3bcb4d25109ae0397.jpeg

顾安若坐在车里,司机已经害怕放弃车逃走了。

对面的跑车发出刺耳的声音,车内的男人正踩油门踏板踩刹车。

她知道,如果她不能继续前进,他会开车过来。

“呼叫!”顾安瑞深吸一口气,打开门下车。

前面的跑车吸烟。

车上的男人看到她下车,表现出一种假笑。

顾安若深吸一口气,走到前门坐下。

“如果你有一个物种,不要下车!”

顾安若看着那个男人,冷冷地说道,“莫子辰,你这么天真,你这么无耻吗?我拒绝了你,和NIIT分手了,你在跟我做什么?”

莫子辰听到这个消息时很生气。 “我很幼稚?向你展示我并不幼稚!”

然后,当安若戴着安全带时,他猛地踩下加速器撞向对面的车。

“嗨!”

安打了安全带,然后砰地一声。安全气囊弹起并弹回她的副驾驶。

心脏疼痛,大脑闷热,吱吱嘎嘎的声音,似乎有血液流出口腔,似乎有鼻子。

她伸手触摸它,双手温暖湿润。

转向看莫自辰,他的脸是血,似乎比自己更严重。

“.”安想说些什么。

莫自辰笑道,“安若,即使他已经死了,老子也会带你去死,敢于离开老子,老子会杀了你!”

“.”

安若听说蝎子越来越冷了。

她不会说话,她不想说出来。

b426d498b9941d1873e00d145ec7ec66.jpeg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个恶魔,为什么你小时候想要一所幼儿园,为什么你想当时成为一个大姐姐,脱掉裤子,以及为什么你后来成为他的邻居。

“你无法想到它!”

不要死于她的恶魔。

莫子辰听到这个消息时很生气。他伸手抓住An Ruo的脖子。 “顾安若,你是一个担心的女人,我快死了你!”

顾安若甚至没有力量去挣扎。他只能看着莫兹辰的手在脖子上。

她无法呼吸,她甚至没有力量去挣扎。

这个恶魔,野兽,混蛋。

她不想死,但她不能说怜悯。

她不会向莫子辰请求怜悯。

你只能慢慢闭上眼睛。

莫自辰呻吟着,慢慢放开他的手,伸手抓住顾安若。 “安若,我们不能分手吗?”

我们不分手,我很乖,不顽固,按时吃药,在你说什么的时候听你的。

无论你和其他男人说话,都不要让你呆在家里,不要把安眠药放在牛奶里,不要用绳子绑你,我听你说.

你不顺利吗?

但这些话,莫子辰想说,但没有力气说他只能抱着顾安若,他的身体越来越柔软,当他对顾安若昏厥时,莫子辰仍然泪流满面。眼睛。

这是救护车的声音。

顾安如听了,冷冷的嘴唇。

这一次,莫自辰应该死。

死是好的,如果你死了,你就不会伤到自己。

如果你死了,你就不会缠着她。

她被推入急诊室。在最后一刻,她忍不住转过头看着那个放在她顶端的那个男孩。

只是他是如此模糊,如此模糊,以至于她无法清楚地看到他。就像一年一样,她从不知道他每天都需要吃药来控制自己的病情,顽固,自私,暴力,敏感,可疑,以自我为中心。它只是一种完全的神经病。

9764ea3209525583bfb42163f1e88e50.jpeg

私信“非常爱我”给小编阅读小说的全文!

605400664695fbc3bcb4d25109ae0397.jpeg

顾安若坐在车里,司机已经害怕放弃车逃走了。

对面的跑车发出刺耳的声音,车内的男人正踩油门踏板踩刹车。

她知道,如果她不能继续前进,他会开车过来。

“呼叫!”顾安瑞深吸一口气,打开门下车。

前面的跑车吸烟。

车上的男人看到她下车,表现出一种假笑。

顾安若深吸一口气,走到前门坐下。

“如果你有一个物种,不要下车!”

顾安若看着那个男人,冷冷地说道,“莫子辰,你这么天真,你这么无耻吗?我拒绝了你,和NIIT分手了,你在跟我做什么?”

莫子辰听到这个消息时很生气。 “我很幼稚?向你展示我并不幼稚!”

然后,当安若戴着安全带时,他猛地踩下加速器撞向对面的车。

“嗨!”

安打了安全带,然后砰地一声。安全气囊弹起并弹回她的副驾驶。

心脏疼痛,大脑闷热,吱吱嘎嘎的声音,似乎有血液流出口腔,似乎有鼻子。

她伸手触摸它,双手温暖湿润。

转向看莫自辰,他的脸是血,似乎比自己更严重。

“.”安想说些什么。

莫子辰笑道,“安若,即使他已经死了,老子也会带你去死,敢于离开老子,老子会杀了你!”

“.”

安若听说蝎子越来越冷了。

她不会说话,她不想说出来。

b426d498b9941d1873e00d145ec7ec66.jpeg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个恶魔,为什么你小时候想要一所幼儿园,为什么你想当时成为一个大姐姐,脱掉裤子,以及为什么你后来成为他的邻居。

“你无法想到它!”

不要死于她的恶魔。

莫子辰听到这个消息时很生气。他伸手抓住An Ruo的脖子。 “顾安若,你是一个担心的女人,我快死了你!”

顾安若甚至没有力量去挣扎。他只能看着莫兹辰的手在脖子上。

她无法呼吸,她甚至没有力量去挣扎。

这个恶魔,野兽,混蛋。

她不想死,但她不能说怜悯。

她不会向莫子辰请求怜悯。

你只能慢慢闭上眼睛。

莫自辰呻吟着,慢慢放开他的手,伸手抓住顾安若。 “安若,我们不能分手吗?”

我们不分手,我很乖,不顽固,按时吃药,在你说什么的时候听你的。

无论你和其他男人说话,都不要让你呆在家里,不要把安眠药放在牛奶里,不要用绳子绑你,我听你说.

你不顺利吗?

但这些话,莫子辰想说,但没有力气说他只能抱着顾安若,他的身体越来越柔软,当他对顾安若昏厥时,莫子辰仍然泪流满面。眼睛。

这是救护车的声音。

顾安如听了,冷冷的嘴唇。

这一次,莫自辰应该死。

死是好的,如果你死了,你就不会伤到自己。

如果你死了,你就不会缠着她。

她被推入急诊室。在最后一刻,她忍不住转过头看着那个放在她顶端的那个男孩。

只是他是如此模糊,如此模糊,以至于她无法清楚地看到他。就像一年一样,她从不知道他每天都需要吃药来控制自己的病情,顽固,自私,暴力,敏感,可疑,以自我为中心。它只是一种完全的神经病。

9764ea3209525583bfb42163f1e88e50.jpeg

私信“非常爱我”给小编阅读小说的全文!